刘兆贝中国制冷配件制造和出口行业的领军人物

  • 时间:2020-07-15 22:59
  • 作者:沙龙体育
  • 阅读:

  刘兆贝,中国制冷配件制造和出口行业的领军人物。得天独厚的教育背景,为他这个工科学霸男植入外贸思维,成为九十年代既懂产品又懂外贸的稀有人才。他把握住中国改革开放和外贸大发展的历史机遇,敢拼敢闯,利用互联网,先人一步;之后,他又提前布局、又高瞻远瞩地建立起自己工贸一体,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科技制造企业和出口企业。他是细分领域内拥有专利最多的专家,也是把自己产品卖到世界上最多国家的企业家,更是一位追求极致的大国工匠。他的行业不大,产品很小,但意义重大。他的企业已经成为业内标杆,雄踞中国制冷配件及维修工具综合出口第一的位置。

  刘兆贝整了整领带,对着镜子左右又看了一次,然后拉开酒店房间门。这是1999年4月7日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第十届中国国际制冷展开幕的第二天。

  他住的房间是北京东三环北路10号长城饭店的1518房。1518房和隔壁1520房在15楼走廊最尽头。这两间客房门外,比普通客房又多了一扇通向走廊的对开门。刘兆贝走出自己的房门时,旁边客房的门正也好打开。他和隔壁的客人一下子处于三扇门围起来的紧密空间中,显得有些局促。

  对面走出那个身高马大白发的美国客人习惯性地问了一句早上好,之后马上认出了刘兆贝。他们昨天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的制冷展上见过,他知道这位年轻人可以讲英文。两人一边握手,一边寒暄着共同推开了那道对开门。彼时,他们都没有意识到,他们推开的是一道未来二十年,一家美国公司和一家中国宁波公司紧密合作的大门。而这扇门,目前每年为刘兆贝的公司带来上亿元人民币的收入。

  1520房的客人叫尼西姆,当时是SUPCO负责欧洲和亚洲市场销售的代表。九十年代正是SUPCO极力拓展全球销售网络的时代,而那时的刘兆贝刚刚毕业四年,是浙江宁波国际合作有限公司的外贸代表。刘兆贝也是事后才知道,SUPCO是一家成立于1945年的美国老牌制冷和家电领导企业,仅在美国就有7000家商业客户,其中包括遍及全美最大家庭装饰与建材连锁商家得宝(Home Depot),美国五百强企业开利( Carrier),通用电气(GE),固安捷(Grainger)以及美国制冷行业最主要的企业约翰史东供应(Johnstone Supply), 联合制冷(United Refrigeration)和弗格森(Ferguson Enterprises)的重要供应商。此外,被誉为冰箱中的劳斯莱斯的Subzero也一直使用SUPCO的零部件。

  两人来到楼下餐厅吃早餐,又碰到几位来自世界各地的“熟人”,这让刘兆贝很兴奋。前一天,也就是制冷展开幕的第一天,这些人都到过刘兆贝的展台。那个年代的制冷展,展馆里的绝大多数本地参展商都不会讲英文,而刘兆贝可以。十几位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国人就在他的展台前排起队,有的是了解他的业务和产品,有的则纯粹请他帮忙翻译。

  1983年投入运营的长城饭店是中国第一家五星级酒店,也是第一家中美合资的饭店,那时叫喜来登长城饭店,因为第二年配合里根总统访华接待500多人的新闻媒体和操办总统答谢宴而迅速在全世界声名鹊起。其实,早在1945年,喜来登就成为第一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的连锁酒店集团。而同样是这一年,两位美国海军工程师,在纽约创立了日后美国制冷和家用电器零部件及维修工具主导品牌SUPCO。

  多年之后,刘兆贝这样回忆当时的情景:“我是咬牙住进喜来登的,按理说经济条件不允许,但我想高端外贸客人应该多会住到这里,就自掏腰包弥补出差补助的不足。” 刘兆贝的判断是有道理的,那天的早餐无形中变成了业务交流的早餐会,五星酒店的环境把大家拉到一个国际氛围里对话。那个年代,许多中国商业人士还不习惯约早餐谈事。

  刘兆贝出身建筑世家,外公、舅舅和姨母都是搞建筑的。外公早年去了香港,后被梁思成特邀回北京负责修葺故宫、颐和园等古建,再后来就留下成为了一机部第一批高级工程师。童年的刘兆贝在宁波郊区长大,妈妈那时变成知青,父亲后来成为当地一家乡镇企业的厂长,带领200多个工人生产汽车发动机配件。这家配件厂后来成为当地效益颇佳的集体经济样板企业。刘兆贝放学后就爱去工厂玩,手里拿个火花塞能摆弄一个下午。刘兆贝后来开办自己的生产制造企业,多少都受到那时父亲耳濡目染的影响。

  高中时代的刘兆贝考入当地最好的镇海中学。镇海中学前身是清代蛟川书院,后改名为鲲池书院,1911年更名为“镇海中学堂”。刘兆贝中学时代不是一个死读书的学生,他花费大量时间在绘画、书法、围棋上,可谓兴趣广泛。1991年高考那年,他的物理和政治单科成绩在浙江省排名第二,成为一匹黑马,令许多老师和同学十分惊讶。

  他本来报考了东南大学建筑系,但由于语文和数学成绩拉了分,最后被分配到物理系。东南大学始于1902年成立的三江师范学堂,是中国最早建立的高等学府之一,也是中国著名的建筑老八校及原四大工学院之一。刘兆贝回忆说,那时我们的物理课偏重于应用物理,更像工科。自己花费大量时间在实验室里动手操作,例如计算和测试冰箱和空调的有效功率,而不是死啃书本。这为后来走向制冷行业打下深厚的基础。大三结束时,学校在全校范围内招收一个班的同学转系,并入管理系,主要学外贸。刘兆贝把握住了这一机遇,成为当时全国少有的3年工科教育背景加1年外贸管理背景的本科毕业生之一。

  1995年,他毕业那年是世界贸易组织成立元年,也是中国外贸大发展的一年。中国对外贸易进出口总值达2808.5亿美元, 与上年相比增长18.6%。按1995年汇率折算2800多亿美元相当于23000亿人民币, 12亿中国人人均拥有1900多元,而当年全国的人均收入在5000元左右。

  因为赶上外贸大潮,刘兆贝的同班同学大多留在杭州、南京的进出口公司。他们这个班由于专业对口,成为最好的生源,不愁找工作。后来毕业后不久,就有几个同学一年赚个几百万,那时当地的房价才几百块。刘兆贝当时的选择是回宁波,一方面因为自己是宁波人,位于中国大陆东部沿海长江三角洲南翼的宁波,素有“书藏古今,港通天下”的美誉,他想回家乡发展,另一方面当时宁波处于改革开放的最前沿,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发展速度远远高于杭州和南京。至今刘兆贝还记得八十年代讲过的话“把全世界宁波帮动员起来,发展宁波。”他知道,宁波帮是中国近代最大的商帮,为中国民族工商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如第一家近代意义的中资银行,第一家中资轮船航运公司,第一家中资机器厂等等,都是宁波商人所创办。宁波商人遍布世界各地,其中不乏世界级的工商巨子,象邵逸夫、包玉刚、董建华。?

  1988年,在宁波成为首批沿海开放城市后的第四年,中国宁波国际合作有限责任公司挂牌成立,成为宁波首家经营外经和外贸业务的综合性企业。而那一年,正值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和深化对外贸易体制改革若干问题的规定》,要求 “全面推行对外贸易承包经营责任制,进一步加快和深化对外贸易体制改革。” 我国外贸体制改革也开始以符合国际规则作为导向。

  1995年 宁波国合的12层合作大楼建成投入使用。刘兆贝经过面试,也顺利进入本地最对口的单位。刘兆贝回忆,当时公司外经业务主要包括国际工程承包和国际劳务输出,因为有几年的基础,所以我入职时已经很成形,当年对外派驻就超过2000人。例如,去西非贝宁建医院,为美国邮轮输出船员、为德国饭店派遣厨师、为日本钢铁厂招工人。但外贸这一块,别看宁波国际合作的名气大,但外贸基础薄弱,人才缺乏,基本上是从零起步。

  刘兆贝入职第一天是直接去新大楼上班,公司为他提供了一张桌子和一部电话,主管领导留下一句:“你是学外贸的,应该比我们懂”就离开了。 那一届宁波国合招了20几个毕业生,大多来自浙大、北航,复旦、东南大学这样的名牌学校。 “找本地货源, 联系海外买家,推销,出口创汇。” 这是后来领导给的唯一指示,也是大家理解的外贸,可具体如何办?这帮刚毕业的大学生都没有实践经验,也没有人可以教他们。好在大家都住在集体宿舍,没事时就一起交流想办法。

  那一年,大陆还没有普及互联网,刘兆贝搞到一本国际电话号码簿,按照上面的地址和电话号码就开始写信和打电线年下半年,刘兆贝向世界各地发出去几千封信,收信人包括微软的比尔盖茨和GE的杰克韦尔奇。

  然而,这并不是很有效的途径,几千份信都是石沉大海。1996年新年,刘兆贝这种普遍撒网的方式,终于见到成效,他联系成了一单客户!这家客户时位于美国迈阿密的Refericenter公司,而这家公司,今天已经和刘兆贝合作了22年,成为刘兆贝年贸易额达到百万美元级的客户。

  当时刘兆贝卖给Refericenter的第一个产品是空调压缩机用的运转电容器,货源来自镇江电容器厂。后来那家电容器厂因为第一次将产品卖出国门,还上了当地电视新闻。Refericenter今天已成为整个南佛罗里达空调,制冷和通风的主要分销商,目前在佛罗里达、中美洲的多米尼加有三十几个超市,并从事转口贸易,将刘兆贝的产品转手卖到巴拿马、委内瑞拉、洪都拉斯及哥伦比亚等国家。

  签下第一单极大鼓舞了刘兆贝,也让领导对他刮目相看,决定派他去参加1997年在广州举办的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而其它还没有业务的一些小伙伴,陆续转行离开了公司。

  1997年是不平凡的一年。那一年,杭州的马云受外经贸部邀请北上,和他的13个小伙伴挤进北京潘家园的集体宿舍,那时的阿里巴巴还没有参加过广交会,更没有什么名气;微信之父张小龙因开发出FOXMAIL电邮而一夜成名,但却有名无实,自己一钱都也没赚到,仍徘徊在广州街头;雅虎公告自己去年仅仅赚了9万美元,张朝阳则报告爱特信第一次融资得来的18.5万美元所剩无几,都快开不出工资;但这一年,被后来许多人称为真正意义上的中国互联网元年,因为中国电信推出163和169网,直接拨通某个电线年的金曲《春天的故事》让广州和深圳继续讲述他们的传奇故事。他满怀希望和憧憬地去参加广交会。据后来统计,那一年广交会交易高达203亿美金,采购商人数也第一次上到六万人,来自全世界世界160个国家。

  “参加广交会非常贵,展位贵、宾馆贵、一次要投入十几万”,刘兆贝今天回忆起那次参展,感觉就是一个贵。或许也是因为没有做成生意,让他觉得浪费了单位的钱,“制冷元器件和维修工具属于一个非常专业和狭小的领域,其实并不适合广交会。”但这也怪不得刘兆贝,当时广交会的名气太大,又是外贸主流。

  尝试一次失败后,刘兆贝就开始琢磨起别的办法。1998年,网站和电子邮件在国内使用多起来,国外很多知名公司建起来自己的官网。刘兆贝把自己的目光聚焦在网上。他发现这些国际公司信息非常公开,把自己分布全世界的各地代理公司和经销商的信息放在自己网站上。这被刘兆贝总结为 “没有警惕性” ,因为刘兆贝由此找到了商机:他把这些公司经销商信息一一记下,而这些经销商许多又是当地制冷设备和家电的维修服务商和零配件供应商,他们就是刘兆贝的目标客户。

  刘兆贝注册了自己的第一个电子邮箱。对方有邮件地址,他就选择发邮件;如果没有,他就发传真,“记得那时发一页传线块钱,有时产品目录和介绍就要十页”,刘兆贝说,“第一批我发出十几封,向对方推荐中国的同类替代产品,希望他们转向销售我们的产品。” 因为目标精准,刘兆贝很快就收到四五个客户的反馈。后来他干脆就改为直接发样品过去,压缩机运转电容,启动电容、维护热保护器,制冷系统干燥过滤器,化霜定时器、电机等,慢慢装上一箱子,而这样一箱样品要几千块。刘兆贝敢于投入,也获得丰厚回报,那一年,他的的客户急剧增长,范围也扩展到了中东和拉丁美洲地区。

  刘兆贝总结经验,还是要锁定目标客户。他在互联网上筛选的同时,也建议公司调整策略,改为参加专业制冷展。象1999年那次北京制冷专业展,费用也就一万元左右,而那次制冷展是由贸促会、中国制冷学会、中国制冷空调工业协会共同主办,颇具规模。到今天,这个制冷展仍是国内最具权威的制冷空调专业展览会, 也已成为亚太地区规模最大的专业展览。?

  刘兆贝总结,专业展的好处就是参展和观众都是业内人士,目标精准明确。那一年,就有包括SUPCO的尼西姆在内的十几个老外摸到这个专业展,后来许多人又都成为了刘兆贝的客户。但那一年,刘兆贝仅仅是和尼西姆认识了,并没有什么实质性合作。

  回想起1999年那次展览,刘兆贝觉得自己是占了很大外语优势,而之前无论是写信、写传真还是写邮件,都在帮助他不断提升自己的英文水平。到今天,刘兆贝还保持着上下班路上,在汽车里收听英文广播的习惯。

  1999年起,刘兆贝又先后四次赴德国纽伦堡或汉诺威,参加IKK制冷及空调技术展。IKK不仅是全球制冷及空调和通风设备安装、设计等方面的专业论坛,更是行业内决策阶层聚集、交流、购销的最佳场所。刘兆贝将每一次参加展会当做学习的机会,市场瞬息万变,产业发展也在不断崛起新的技术。刘兆贝希望能从展会中把握行业趋势,提前学习做好准备,同时将展会作为一个交流平台,利用机会向同行学习借鉴。?

  刘兆贝利用这个平台,在掌握产品趋势、热点技术、拓宽信息渠道,提供优质资源的同时,也拓展了核心人脉,将他的客户发展到欧洲。

  随着眼界的开阔和对行业了解的深入,刘兆贝开始有了危机感。他感觉到:一方面随着互联网的发达和信息的开放透明,单纯的中间商贸易会越来越难;另一方面,外贸不但要找到国际客户,更重要的是本地价廉质优的货源,而决定交易的关键因素:产品的质量和价格都不在自己手中控制,中间商的利润会越来越薄。刘兆贝告诉自己:必须得建立起自己工贸一体的企业, 而且有核心制造的竞争力, 才会有明天。

  刘兆贝3年工科加1年外贸的教育背景, 让他对于生产制造并不陌生,也足以令他区分没有工科基础的外贸业务人员或没有外贸经验的生产制造企业家。2001年,他决定自己办厂。一开始他雇了10个人, 租了500平方米的厂房开始生产制冷配件。搞了不到一年,人员到了30个人,生产面积也不够了, 就搬迁。又过了不到一年,员工增加到60人。回忆起创业初期, 刘兆贝坦然地说, 那时很快我的管理就出现瓶颈,发现自己还缺乏企业管理经验, 许多事都属于摸着石头过河。那时刘兆贝的仓库没有计算机管理系统, “有一个小的元件, 其实库存还有50万件, 但居然没有人知道。那时刚创业, 更多的是考虑成本,现在想起来, 应该请有经验职业管理人” 他自己这样总结。刘兆贝的工厂运营的前两年, 由于管理不善, 产品又出现了质量问题, 但在这一点上, 他却从不含糊, 无论是召回、 返工还是退款赔偿, 只要客户满意,他都是第一时间解决。为此,他在头两年付出了300多万元,但也因此建立了良好的业界声誉。从那时起,在刘兆贝的企业里,从产品材料、工艺、精密度的设定,到确定工艺要求,再到生产、组装控制和检验,把整套流程严格做到位,永远是这位老板最看重的。刘兆贝成为一位在制冷领域追求极致的大国工匠。

  2002年2月,刘兆贝成立了宁波欧利科电子有限公司。他买了15亩地建设新的厂房,员工也慢慢发展到200人。从那时起,刘兆贝开始建立自己的技术标准,一类是对从外边买进产品的测试标准,一类是自己产品的企业生产标准。2008年1月,他又成立了宁波兆晨进出口有限公司,负责欧利科产品的出口;2012年1月,他成立了今天的宁波艾弗森电子有限公司,那时他的员工已经发展到300人,迁入了占地33亩的新厂址。

  宁波艾弗森电子有限公司下设综合业务部,负责外贸运作、船运单证、跟单采购、资源寻找和包装设计;生产部包括继电器和启动器车间、电子线路贴片车间、电器五金组装车间、五金加工车间和测试及包装车间;检验部,负责进料检验和成品检验;技术部负责产品研发、工艺确定和技改;财务部和仓库管理部。

  到今天,艾弗森现有电子元件及组件产品已经涉及几千种类型, 在世界40多个国家建立起营销网络,各系列产品拥有上万个零售终端,年出口额达数千万美元。艾弗森已经成为一家专业从事研发、设计、制造、销售空调、冰箱、洗衣机及汽车配件等为一体的综合性实体进出口企业。

  艾弗森拥有先进的生产设备,多条高效快捷的流水线,具有世界领先的压力、真空检测水平,产品质量已达到美国UL标准,欧州CE标准,成为中国制冷行业中拥有美国UL质量认证数量最多的企业。艾弗森的产品目前已远销到北美、中南美洲、欧州、中东及非州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中国最大的美式制冷综合配件出口生产基地。

  SUPCO 的全名是 “密封单元部件有限公司” ,由美国海军退役的两名工程师于1945年在纽约布朗克斯成立,主要提供制冷系统服务。那时的制冷系统完全是密封的 ,需要维修时就不得不人为破坏。SUPCO在20世纪50年代开发出专利产品 “子弹” 阀门,成功解决了这一维修问题,后来 “子弹” 阀门越来越普及,今天仍广为应用。

  在1960年代,SUPCO将生产制造基地迁到新泽西州,同时开发出专利性产品控制开关“PTC”组件;70年代,PTC开关推动了双线冰箱和空调电容的原创性发展。“超级助推”(Super Boosts) 和“ 三合一” 倍压启动器为售后更换安装空调和冰箱倍压启动器的方法带来革命性的变化;80年代,SUPCO又进军测试仪器市场,为检测制冷和冷却系统的关键参数制造出更简单的测试设备,例如 MFD10电容测试仪和M500压缩机绝缘测试仪,使维修服务人员的检测更简单,结果更可靠;90年代,SUPCO开发出第一台电子线,弥补了以往模拟技术真空表的不稳定性,SUPCO成为了一些产品(例如热敏碟Therm-O-Disc热敏电阻组件)的主要经销商,同时也成为各大暖通空调冰箱和家电批发商的主要零部件和维修工具的供应商;21世纪头十年,SUPCO扩大了在新泽西州的生产设施,之后又在国外建立生产基地。 同时开发电容和线年,SUPCO收购了气候技术公司(CTC),为自己的的产品线增加了恒温器,进一步这巩固了作为暖通製冷和家电行业领导者的地位。

  刘兆贝第一次见到SUPCO的代表是在1999年国际制冷展,因为一墙之隔的“邻居”关系,他和尼西姆后来一直保持着联系。2002年,刘兆贝成立了欧利科电子公司后,他们有了一些线年,这种合作已经发展到共同研发开发新产品的程度。SUPCO根据销售和市场的反馈,需要技改升级换代旧产品或要求研发新产品时,会和刘兆贝的工程师一同讨论出方案,再反复论证开发。对于新产品,有时是双方基于市场需求,透过一个概念开发产品;有时是市场上有人已经有想法和雏形,就买下对方专利,共同开发;还有时SUPCO没有这个产品,市场上有,刘兆贝就来开发再卖给SUPCO。刘兆贝介绍,在过去的几十年,在空调制冷这个行业的产品类别中,大多产品还是很成熟了,多年保持不变,已经固定下来。目前一些改变和提升,主要集中在仪器仪表测试类上,例如做到手机APP里或增加蓝牙功能。

  刘兆贝在同SUPCO的合作中,自己技术团队不断成长,工艺水平也不断提高。出身工科的刘兆贝是个技术型企业家,在短短几年时间内,自己就拿下包括电阻、电压、电容测试仪,真空度仪,电机启动器、启动控制电路、温度报警器、温度记录仪及水过滤器等24项专利。此外,他还有另外十几项产品正在申请专利的过程中。刘兆贝

  刘兆贝生产的一种用于测试系统真空度的真空表,精确度可达到正负1psi,是世界上唯一一款实验室级别的真空表,而业内其它两家主流美国制造商的产品,均达不到此标准。这也让SUPCO对刘兆贝的企业刮目相看。这款真空表成为SUPCO享誉业界的拳头产品,而躲在背后研发制造的人,正是刘兆贝。

  刘兆贝的许多产品都取得美国UL认证,和达到欧州CE标准。于是,2012年在他成立艾弗森电子并搬入新厂址后,SUPCO也陆续把海外工厂关掉,并缩小新泽西厂规模,慢慢把生产都转到刘兆贝的工厂生产。

  SUPCO目前在美国有7000家商业客户,几乎每个美国家庭都会用到SUPCO的产品或服务工具,而SUPCO的产品有60%来自刘兆贝。

  刘兆贝的一天通常是从早上七点开始。近来他发现某个学英文的APP特别好,起床洗漱后,他就打开手机APP学英文。吃过早饭,大概九点钟他会开车去公司。刘兆贝会利用路上的35分钟车程时间听英文广播。

  到达工厂后,刘兆贝见的第一人,总是综合业务部负责外贸运作的经理。多年以来,刘兆贝在管理和生产上不断放权,但有一件事,他总是自己亲力亲为,就是回复国外客户的电子邮件。他会先同工厂相关具体负责人沟通,了解新邮件的内容,然后布置下去收集相关信息,并要求手下当天给自己回复。

  上午接下来的工作被刘兆贝称为“坐诊”,就是等着各部门负责人随时来向他反馈问题,大家不需要预约,随时都可以进到他的办公室,等他帮助协调和解决问题。

  “坐诊”通常持续到中午12点,然后同员工一起到厂内的食堂吃饭。午饭后的时间,一般会安排每周的业务协调会、生产协调会或新产品开发协调等会议。

  那天刘兆贝主持了三个会议:一个是阀门锁定工艺定型会。前一段SUPCO反映,有一些美国青年,打开冰箱或空调的加氟口,猛吸氟利昂,力求达到吸食毒品的体验,所以要求设计和制造出一种阀门锁定装置。目前,刘兆贝设计和制造出的这种阀门所锁定装置已经在美国市场的新产品中安装了几十万个;第二个会议是宣布公司自主研发的 “维修升降机” 刚刚获得专利批准。在空调维修中,维修人员需要从空调室外机中吊出很重的压缩机。使用这种新吊桥,一个人就可以实现取出压缩机,大大节约了美国的人工成本;第三个会议是讨论交换生的事。刘兆贝的工厂一直为世界各地的交换生提供实习机会。“这位来自美国的交换生叫CANDICE,家境不好,为了更好就业,她打算读一个护理方面的专业,但她家里负担不了,我准备看看如何帮她”刘兆贝在会上说。

  刘兆贝给自己定的下班时间是下午15:30,开车回家的路上他还是会听英语广播。晚餐后的时间他通常会去打网球,最近他又在积极推动组建宁波鄞州区网球协会,他觉得“抓网球”也是为自己保持充沛体力“促生产”必须的工作。

  回家洗澡后,刘兆贝会打开电脑,这时他已经收到上午布置出去任务的反馈资料。他开始给各个国家的客户回复邮件。这些年所有的客户邮件都是刘兆贝自己亲自回复。他觉得这样客户感觉会非常好,会觉得无论工厂做到多大,刘总都十分重视自己。这是刘兆贝经商秘诀里的一项。

  联合国“人人享有可持续能源” 倡议组织2018年7月发布报告,目前全球有11亿人缺乏制冷条件。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制冷缺乏对经济和社会的不利影响将会加重。例如缺乏制冷条件会降低劳动生产率,预计到2050年,在问题最严重的南亚和西非地区,高温导致的日间工时损失将高达12%。

  制冷问题也影响食品储运和药品及疫苗保存,数据显示:发展中国家食品损失90%发生在供应链环节,主要原因是缺乏冷链设施。更为严重的是,人数日益增长的中产阶级购买力有限,估计其中有23亿人只能买得起价格低、能耗高的制冷设备,而这比将又推高全球能源需求,加剧气候变化。

  刘兆贝所在的制冷配件和维修行业虽然并不大,每一个组件、配件乃至维修检测仪表和工具也都很小,但与人类高效利用能源和降低能耗息息相关。随着业务不断增长,艾弗森现有的生产能力已不能完全满足市场的需求。近期,刘兆贝应SUOCP之约赴美,同SUPCO商谈在美国共同投资建厂的可能性,结合中美制造业的优势,制造出更高端低耗的技术产品,为应对日益严重的全球变暖问题承担起一个企业公民的责任。

沙龙体育

上一篇:制冷装置 下一篇:浅析中国制冷空调行业发展趋势及对中国制冷展